请叫我gyt大人

虽是许昕的粉儿,但更是团粉

15个月了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这可以说是天亮了吗??😜😜
而且现任羽乒中心主任雷军任副组长刘指导任组长,这真的是专业人干专业事啊!(ps:上美术课上到一半看见这个消息真的爆哭,之后笑脸都快咧到鼻子上了😏😏😏😏😏😏)

跟同学一起努力练习了很久才拍出来的

军训回来了,突然发现我们教官太帅了😍😍

在等红海二刷的时候,突然看见给我们学校的军训部队,好激动😭😭

今晚

愤怒😡😡

良人鲸:





距离比赛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,我刚刚安抚好情绪。



对于整场比赛,到等待结果,到最终判罚,我的态度是沉默。我甚至接受了最终判罚,因为在比赛前已经做了心里建设。



首先,我不是专业从事短道速滑项目的人员,无法正确的判断身体接触与犯规的区别。对于结果,从短道比赛开始的第一天,第一项判罚之后,我在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。事实上也是如此,与事不关己的裁判们,一个凡事不看过程只关心自己与结果的民族争辩,我们将毫无胜算。



但我心里防线是从李琰教练拽住总裁判长的胳膊开始瓦解崩塌。我想李琰教练绝不是因为单纯的不服气,她几次拉住总裁判长,为的是她的学生,在比赛场上拼搏的四个运动员,也许也不仅仅是她们。她身上肩负着所有运动员的梦想与希望,以至于她一次次拽住,一遍遍争论。




李琰教练的据理力争让我的心情溃不成军,泣不成声。




再者是周洋,一个三朝奥运元老,能说出“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短道了……”她失望了,对她坚持的短道梦想失望了。周洋经历过伤病和时间的摧残,这两个运动员最大的敌人。她熬过来了,她战胜了最大的敌人,却输给了裁判的判罚。我想跟她说声“对不起”,但我也清楚这句“对不起”是谁欠她的。




我不是很了解短道的历史,大概从王濛全盛时期开始到现在一直关注着。我知道冬奥会开始前的那段日子,无比黑暗,臧一泽意外受伤,韩天宇的伤病……他们竭力走出黑暗,到达平昌,却被另一个更大的黑暗笼罩。我为他们感到不平以及心疼……




最后想说:加油,中国短道速滑队!



我第一次喝这么贵的奶茶😂😂

龙队闷声干大事啊!祝福祝福❤❤👍👍👏👏

今天去买奶茶竟然看到有这个我是不是喝了这奶茶就成大满贯了😏😏